”余飞说

2017-05-03 16:24

同时兼任中广联编委会副秘书长的余飞指出,前后不足两周,这次惹人关注的网剧抄袭案算是得到了一个相对公平的处置成果。而像此前编委会参与的琼瑶于正案、《芈月传》抄袭案、《锦绣未央》抄袭案等,简直都是等到剧集播出、侵权损害已经造成后,才通过法律渠道进行维权,维权本钱较高。影视剧抄袭的维权向来麻烦,正如斯前“大风刮过”所言,“抄袭者抄得快,官司刚开端,估量剧已经播完了,一场官司反而会给抄袭的剧目带来热度,使其收视率和点击率回升。打一场版权官司又要破费很长的时间和精力,做出的抵偿对被抄袭方来说也不值一提。”

余飞流露,这一次的抄袭比对是应制片方请求而进行的,只管结果与制片方料想的不同,但制片方的处理立场还算公道。在接到比对结果后,《热血长安》剧方发布即时对第四集在网站进行下架,对“大风刮过”及观众致歉,并解除与第四集编剧的配合关联,后续还将与作者、版权方连续沟通,以期妥善解决纠纷。随后,该集编剧也公然发文致歉,否认了抄袭一事。

“业内可以对文本进行专业比对的人也少之又少。”余飞说,此前的几回抄袭案件,以他和汪海林为代表的编剧都是出于保护行业秩序的公益角度进行比对,不仅消耗大批时光跟精神,而且往往被人责备,不被认可为独破的第三方。近两年,因为“IP剧”(小说改编的影视剧)风行,抄袭成风、先天发育不良的网文界也往往导致影视剧成为抄袭的重灾区,“抄袭的情形绝对往年产生的频率高了良多,而抄袭的方法也广泛较为拙劣。”余飞称,因为影视剧抄袭还存在着剧本改编的工序,往往不能单纯凭借文本文字之间的逐个比对,来断定剽窃事实,而须要联合不同的剧本及台本表示,来做出推断,因而尺度难以同一,也给法庭认定带来不小的艰苦。“目前编委会已经开端着手成立专家委员会,愿望将来可能专门负责抄袭比对,但截至目前,影视剧的抄袭争议一旦发生,仍是不一个良好的解决机制,而大多数剧方更在意的是好处回收,而对抄袭熟视无睹。”余飞说,像这次单纯依附制片方的“良心”来妥当解决问题,极为少见,盼望开了一个好头。》》》《惊天破》讥讽《歌手》抄袭海报 《歌手》发文正式报歉(图)